您现在的位置:

超级玩家 >

挺着肚子 找 上 门 的女人_经典文章

  关注并置顶「白芷姑娘」

  每晚八点我等你

  ☽

  插图:网络

  1

  人们常说,生活便是福祸相依,时而喜,时而悲,这句话用在夏莲一家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春节过后,夏莲跟丈夫曲长海便接到儿子曲松从学校打来的电话。

  说是已经找好了毕业后的工作单位,就在本市,六月份回来实习,半年后正式转正。

  儿子曲松争气,夏莲放下电话禁不住湿.了眼角。

  她跟丈夫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这些年来省吃俭用,为了培养曲松,他们可没少吃苦头。

  左邻右舍都知道了夏莲家的好消息,纷纷表示祝贺。

  现在工作不好找,都说大学生是一毕业就失业,可曲松不但有了着落,而且工作还非常不错。

  夏莲高兴,晚上多炒了几个菜,陪着丈夫曲长海喝一杯。

  曲长海是个老实人,平日寡言少语,只是喜欢喝几杯,以前家里节衣缩食,曲长海的下酒菜,大多简陋。

  见妻子今晚做了这么多美食,曲长海也高兴。

  夫妻两人碰杯,想想这些年来的苦日子,又心酸又欣慰,心酸于他们的辛劳,又欣慰曲松的争气懂事。

  “老婆,干杯!我们总算要熬出头了!”

  一向木讷的曲长海主动跟夏莲碰杯,眼睛里盛满了疼爱与感激。

  夏莲略一低头,有些娇.羞,老夫老妻了,曲长海很久没有这样看她了。

  两人的杯子还没有碰到一起,屋子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夏莲跟曲长海对望一眼,心想这么晚了,谁还会来他们家呢?

  “可能是邻居吧。”

  夏莲起身去开门,曲长海没在意,继续夹菜喝酒。

  他听到了妻子开门的声音,接着听到了有人说话,紧接着,一声尖叫“滚!”,击破了曲长海的平静。

  曲长海吓了一跳,跑到门口,见妻子夏莲的脸上被气得青一块紫一块,而门外,站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

  曲长海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吓傻了,手中还没来得及放到桌子上的筷子,“哗啦”一下掉到了地上。

  “大姐,您也别太激动,您看看您男人的反应,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了。”

  那个女人看了呆若木鸡的曲长海一眼,抬起涂得血红的指甲轻轻吹了一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叫你滚,你就赶紧滚,我老公是个老实人,你休想讹诈我们!”

  夏莲气疯了,她的日子过得好好的,突然跑来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说肚子里怀了她老公的孩子,这简直是完全无法相信的晴天霹雳。

  那个女人不看夏莲,脸转向曲长海:“大哥,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大姐不承认,你可不能提上裤子就赖账吧?”

  曲长海声音颤.抖地指着她:“孩子?什么孩子,你你你,你赶紧走!”

  那个女人冷笑,拿出手机,举到夏莲跟曲长海的面前:

  “你们啊,真是不见棺材杭州癫痫病治疗的费用不落泪,再不让我进门的话,我可是要嚷得你们街坊四邻都知道了。”

  夏莲看到手机上的画面,眼前一黑,身子瘫.软下去。

  曲长海赶紧扶住妻子,脸上羞愧难当,那手机上的画面,不用看,他也知道上面是些什么。

  2

  夏莲万万想不到,她的生活会出现如此狗血的情形,她和曲长海,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那个女人叫陈月娇,她说两个月前曲长海和她睡.了,现在她怀孕了,要把孩子生下来。

  曲长海跪着向夏莲坦白,两个月前,他跟几个工友去洗.浴.中.心洗澡,洗完澡他们又吃了点饭,曲长海贪杯,不知怎么的就喝多了。

  再醒来时,他就跟这个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那个女人还用手机拍了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曲长海吓得赶紧给了钱走人,没想到两个月以后,纸还是没有包住火。

  那天晚上陈月娇进门,把一切都说了出来,曲长海也承认,他跟陈月娇确实睡.了。

  夏莲悲从中来,边哭边说要跟曲长海离婚,陈月娇的表情却异常淡定。

  “大姐,你别要死要活的,也别离婚,我对你老公没兴趣,不是来拆散你的家庭的,我三十岁了,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我没钱,也没地方住,怀了孩子,在洗浴中心干不下去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住在你们家养胎,你们伺候我到孩子平安生出来就行。

  孩子生出来以后,跟你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我马上走,带着孩子消失。”

  陈月娇看着是个泼皮赖脸的狠角色,说出来的话却也并不过分。

  她怀了曲长海的孩子,曲家出钱照顾她,直到她生产,也算是对她的补偿。

  可夏莲不甘心这样就范,咬牙切齿地问:“你怎么能证明这个孩子是曲长海的?”

  陈月娇笑了:“大姐,曲大哥真地跟我睡.了,这没错吧?那几天我只有他一个男人,不是他的是谁的?

  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赶我走,但我听说,你们有一个好儿子,马上回来工作了。

  如果你们家这名声坏了,他将来要去的单位,恐怕也要戴了有色眼镜看他吧?”

  夏莲一惊,这个陈月娇显然是有备而来,把他们家查得一清二楚。

  她抓住了夏莲和曲长海的痛处,不管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曲长海的,如果这事闹大了,对曲松的前途,一定会有影响的。

  夏莲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儿子曲松,为了儿子,她什么苦都能吃,什么委屈也都能忍。

  夏莲最终妥协,陈月娇开始住在他们家,他们签了协议。

  陈月娇怀孕期间,曲长海和夏莲无偿照顾她,陈月娇生孩子以后立刻消失,她肚子里的孩子,与曲家没有任何关系。

  “大姐,这就对了嘛,未来这大半年的时间,咱们可都是一家人了。”

  陈月娇一改之前的无赖与挑衅,亲.热地搂.住夏莲的肩,夏莲厌恶地打掉她的手,这个女人,让夏莲感到恶心。

  3

  陈月娇说她喜欢安静,白天要晒太阳,夏莲只得把主卧让给了陈月娇,自己和曲长海搬到了儿子的小屋里,暂时挤一挤。

  陈月武汉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好娇晚上要吃四菜一汤,有荤有素,吃饱了什么也不干,沙发上一躺看电视,咯咯地笑,生活得简直不要太惬意。

  同一屋檐下,有人欢喜有人愁,夏莲收拾完厨房,累得腰酸背痛,回到小屋里看到曲长海,气不打一处来,憋屈得红了眼眶。

  以前的日子再苦再穷,心里是幸福的,可现在,活了半辈子了,自己给一个怀了自己丈夫孩子的女人当老妈子.

  这口气,夏莲咽不下去也得生咽,为了儿子曲松的前途。

  “老婆,对不起。”

  曲长海哭了,看到夏莲这么受委屈,他不是不心疼。

  可那个陈月娇说他做饭不好吃,说他伺.候人不细心,什么都使唤夏莲。

  曲长海跪在夏莲的面前:“老婆,你打我吧!我不是人,做出这种事,让你受委屈了。”

  夏莲看看曲长海,长叹一声,曲长海是个好男人,她心里有数。

  可曲长海如果不贪杯,怎么会被这种贱.女.人赖上,他们家,怎么会摊上这样的无妄之灾。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夏莲难道真地能跟曲长海离婚吗?

  且不说这么多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便是为了曲松,她也得保住家庭的完整,将来曲松娶媳妇也更有资本。

  “算了,你起来吧,我们先忍一忍,不要招惹她,等到八个月以后,她生了,这个瘟神就可以走了。

  我都想好了,松松六月份回来实习的时候,让他住到我妈家,我妈家离他的公司近,就说方便他上下班,千万不能让松松知道这件事。”

  夏莲是当妈的,想得周到,曲长海羞愧又感激地看着妻子。

  自从陈月娇上门以后,曲长海竟然把多年放不下的酒瓶子戒了,夏莲看到了他的懊悔,心一软,也原谅了他。

  “大姐,今天的水果呢?再不端上来,一会儿我可要睡觉了!”

  客厅里传来陈月娇的嚷嚷声。

  这个陈月娇是怀孕,又不是手断腿瘸,却每天都像生活不能自理似的,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女主人,而夏莲是理所应当的佣人。

  “莲,你别动,我去。”

  曲长海起身,他实在不忍心让刚刚坐下来休息的妻子再去伺候那个贱.人,夏莲叹口气,站了起来:

  “我去吧,你去了,她嫌这嫌那,我们又不消停。”

  夏莲不愿意让曲长海跟陈月娇过多接.触,陈月娇即使怀孕了也还年轻貌美。

  曲长海毕竟是个男人,两个人现在还有了孩子,夏莲只怕夜长梦多,两个人再日久生情。

  夏莲却怎么也料不到,这个陈月娇的贪得无厌,已经到了寡廉鲜耻的地步。

  夜里,陈月娇心满意足地躺.在夏莲和曲长海的大床.上,拿起他们一家三口的床头照仔细端量。

  这两口子模样一般,可他们的儿子曲松,真是年轻帅气啊!

  听说还非常优秀,前途无量,陈月娇左看右看,舍不得把照片放下。

  4

  转眼六月,天气炎热起来,陈月娇的肚子也明显隆起,这天晚上吃完饭,夏莲坐到她的面前:“我有话对你说。”

  夏莲告诉陈月娇,给她订了宾馆,让她去住一周,等夏莲把儿子曲松安顿好了,她再回来。贵州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p>

  “陈月娇,我之所以这么忍你,你也明白,都是为了我儿子曲松,如果你不听话,让我儿子知道了这一切,后果自负。

  到时候我不但不会再忍你,而且,会连本带利地把你欠我的都讨回来。”

  夏莲不是个厉害人儿,要不然也不会被陈月娇牵着鼻子走,可是为了曲松,她真地什么事都做得出,她要让陈月娇明白这一点。

  “你的儿子是孩子,难道我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吗?大姐,你用不着吓唬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陈月娇抬起漂亮的指甲轻轻吹吹,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夏莲的脸上挂不住。

  说到底,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是自己男人的种,夏莲之所以能迁就她,有一半原因,也是夏莲觉得,毕竟理亏的是曲长海。

  陈月娇暂时离开了曲家。

  夏莲把家里家外都收拾了一遍,剔除掉陈月娇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她也暂时放下心里的不痛快,欢欢喜喜地等待着儿子的回家。

  曲松说坐火车回来,傍晚就能到家,夏莲做了一桌子的菜等儿子回来吃饭。

  曲长海下班后也早早回家,他们夫妻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高兴了。

  门铃响,夏莲小跑着去开门,曲长海紧跟在后面。

  两个人喜气洋洋地把门打开,一声“松松”还没喊出口,笑容瞬间僵硬地定格在脸上。

  儿子曲松高大英俊,站在门口惊喜地看着爸妈,可是他的身后,赫然站着面带微笑的陈月娇!

  这顿饭,夏莲不知是怎么下咽的,一面要维持住脸上的笑容,一面又暗自咽着苦水,那个厚脸皮的陈月娇,吃得比谁都香!

  陈月娇自称是夏莲老家的老邻居,特意过来看看夏莲。

  饭桌上对曲松表现得格外亲热,一会儿给曲松夹菜,一会儿又叮嘱曲松多吃点。

  “谢谢姨。”

  曲松客气地回应,陈月娇.笑:“哎哟,小帅哥,叫姨可把我叫老了,我啊,也比你大不了几岁。”

  “谢谢姐。”

  曲松乖巧地改口,毕竟年轻,脸皮儿薄,看了妈妈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夏莲强撑住脸上的笑容,肺都要气炸了,这个女人现在是在勾.引她儿子吗?

  曲松还小,千万不能让他惹上这摊浑水!

  晚饭过后,夏莲把陈月娇叫到一边,扬起手就想抽她,陈月娇一把抓住她的手,目光变冷:

  “大姐,想想你儿子,他现在可就在这个房子里。”

  夏莲咬牙切齿:“我们说好的,你避开几天,是你先违反规则的!”

  陈月娇耸耸肩:“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忘拿东西了,想回来找,就这么巧在你家门口碰上了,我还能说不认识你家吗?

  你不让我把事实告诉他,又没说不让我跟他碰面,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跟大哥应该谢我才对,你竟然还想打我,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

  夏莲气得说不出话来,她竟被这个女人堵得哑口无言,陈月娇见夏莲噎住,变了态度,声音放软:

  “大姐,我只想把孩子平安生下来,我又不会惹事,你用不着像防贼一样地防我。”

  夏莲武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陈月娇若无其事地待在这里。

  直到很晚了,夏莲才故意开口:“月娇,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我送你。”

  陈月娇拿起包,刚走到门口,突然捂住肚子:“哎哟,大姐,我肚子痛,走不动了。”

  夏莲知道她在演戏,恨得牙都咬碎了,可是曲松就在眼前,她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在装,却也只能配合着她把戏演下去。

  “这是怎么了,我送你上医院吧!”

  夏莲拿起手机就要拨打120,陈月娇伸手拦住她:“大姐,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没关系的,不用小题大做。”

  说着,自顾自地跑到沙发上躺.下,夏莲不依不饶:“你这怀着孩子呢,肚子疼可大可小,不能马虎了啊,还是打120吧!”

  “大姐,我一躺.下就好多了,我就是刚才站久了累到了,别叫120,来了就是折.腾,我今晚在你家借宿一晚,可以吗?”

  夏莲一听赶紧阻拦:“月娇,这……”

  “妈,你就让月娇姐住一晚上吧,她挺着肚子也不方便,我看她是好多了,不用叫120了。”

  一旁的曲松说话了,他一直是个善良热情的小伙子,夏莲不愿意跟儿子争执,恶狠狠地瞪了陈月娇一眼,只得默许下来。

  陈月娇假装没看到夏莲的怒火,娇滴滴地对曲松说:“谢谢你啊小帅哥,这么小就这么会疼人呢。”

  夏莲看着陈月娇那一副骚.气的风.尘样子,下定决心,明天就赶紧把曲松送到外婆家去住,再也不能让儿子跟这个坏女人接触了。

  5

  夏莲一.晚.上没睡好,丈夫曲长海更是唉声叹气,不停地责怪自己都是他的错。

  夏莲有心责骂他又不忍心,这几个月以来,曲长海人瘦得都脱相了。

  第二天一早,夏莲和曲长海都起来晚了。

  他们急三火四地穿了衣服来到客厅,却发现家里饭菜飘香,陈月娇在厨房忙碌着,而曲松正坐在桌前。

  “爸,妈,快来吃早饭,月娇姐好手艺,这饭菜闻着真香,你们再不起床,我可要忍不住开动了。”

  曲松看上去心情大好,对陈月娇更是赞赏有加:

  “妈,月娇姐真好,说你们上班辛苦,非要挺着肚子给你们做早饭,她真善良贤惠。”

  陈月娇正端着菜走过来,听到曲松的话,眼圈竟然红了:

  “哎,松松,善良贤惠有啥用,我这命苦啊……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吃饭吃饭。”

  夏莲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女人,她这也太会演戏了吧?

  在这里住了几个月都是饭来张口,今天在曲松面前表现得竟然判若两人。

  饭桌上,曲松突然问:“月娇姐,你为什么说自己命苦?”

  听到曲松这样问,陈月娇变得泪水涟涟:“我命苦,我肚子里的孩子也命苦,他啊……”

  说着,陈月娇看了夏莲和曲长海一眼,夏莲和曲长海对望,惊出一身冷汗。

  未完待续

  白芷姑娘

  我想认识你 跟我走吧

© zw.gblji.com  掩卷思想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