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超级玩家 >

金合欢花(通俗惊险小说十二)

  第十二章后宫克格勃燕子妃子的紧急信号
  由于薇拉入住后宫把卡里诺迷恋醉到,卡里诺被薇拉床第功夫所迷倒,薇拉也承认传说中的卡里诺的强力的性欲欲望功夫说的不假。卡里诺总统每天失魂落魄和薇拉形影不离混在一起,冷落了那个克格勃妃子。大有唐明皇迷恋杨贵妃般“从此帝王不早朝”的阵势。在床第中薇拉撒着娇向卡里诺提出预先说好的分享权利的事,也就是答应让她担任总统卫队的卫队长助理,军事教官,总统的特别军事顾问代表。还有给她当过军人的现在现在家里的堂兄唐·威斯敏斯特安排去国民警卫部队当军事参谋长。卡里诺总统满口答应了薇拉的要求,还说要亲自授予薇拉——玛丽莎一级中校军衔和金合欢花军功勋章。同意让玛丽莎的堂兄威斯敏斯特担任国民警卫部队少校副参谋长,总统军事顾问代表。为此卡里诺打电话叫来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国民警卫部队的司令官皮诺斯特上校和总统卫队长布巴拉上校。当着薇拉的面假惺惺征求这些军事官僚的意见,询问他们对提升薇拉为他的总统特别军事顾问代表、总统卫队长助理、军事教官和她的堂兄唐·威斯敏斯特担任国民警卫部队少校副参谋长、总统军事顾问代表,总统军事顾问代表代表着总统的权利,在关键时可单独负有直接指挥军队的权利,有什么意见。
  除了到场的国民警卫部队司令皮诺斯特上校之外,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和总统卫队长布巴拉心里很清楚事情的原委,自然打起哈哈来满口赞同总统的这项任命。这下可把国民警卫部队的司令上校皮诺斯特为难死了,心里七上八下,不是个滋味,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有人要来分享他的权利。他本来想提出种种理由来说明此项任命的不合理性,让一个只会在床第间做游戏的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枪械弹药细皮嫩肉的娇滴滴的姑娘和娘家人来插手干预军事,这好像做得太过分了。但是他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毫无悬念地,居然满口应承赞口不绝地赞同总统的这项任命。再让他看看一贯目中无人、态度强硬蛮横的、军事强人总统卫队长布巴拉上校也是一改以往在内阁中的嘟嘟逼人的强硬态度,这次出乎意外的和自己的上司一搭一档,高调的为这艳丽的姑娘大唱起赞歌来,认为总统的这项任命恰到好处,远见卓识,默认了这种分享他们手中的军权的任命,这让他这国民警卫部队司令实在是看不懂、弄不明白,他们这些一贯强硬的瞧不起人的排他性很强的军人汉子吃错了什么迷魂药来了,居然会同意总统让这细皮嫩肉好不懂的军事的姑娘及家人来担当军事长官,享受担当权利非凡特权的总统军事顾问代表的这项让人哭笑不得的任命。国民警卫部队司令皮诺斯特上校苦笑地抽动了一下嘴唇,薇拉一看明白了他不服的道理,而总统卡里诺对皮诺斯特的暧昧的态度大为不满。
  薇拉赶紧拉着总统卡里诺在他的耳边絮语了几句话,总统卡里诺用吃惊的眼光询问薇拉:“我的宝贝,你真的行吗?”
  “放心吧,我的小青蛙乖乖,不行我还会逞能。”薇拉故意撒着娇用亲密暧昧的称呼来打趣着卡里诺总统。“
  “哦,我的调皮的小刺猬,那就听您的了!“卡里诺从薇拉的身边移过身子对着三位军事要人说:
  “我的任命状已经准备好了,等大家一起去国民警卫部队的演习场作实弹表演,如果玛丽莎军事表演取胜的话这项任命马上生效,如果胜不了皮诺斯特司令的话就取消这项任命,懂吗先生们。“
  “我们没意见总统阁下,我们完全赞同。“两位卡里诺政权的军事寡头异口同声说着,当然最为清楚薇拉——玛丽莎底细的只有总统卫队长布巴拉上校。
  然而出乎国民警卫部队司令和总统意外的是,这个提议遭到了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的激烈反对,他不同意这样做,说是为了维护总统的威信,总统答应的事不能轻易的去改变。这下把事情闹成了僵局,最后还是薇拉一再表态,才达成一致同意武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去国民警卫部队的演习场比赛操练的意见。自然国民警卫司令皮诺斯特上校小看了轻视薇拉的能力得意洋洋了起来,想等着看薇拉的笑话呢!使他搞不明白的是自己上司的态度明显的偏袒这位姑娘。
  接下来卡里诺总统带着薇拉、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总统卫队长布巴拉上校和国民警卫部队司令皮诺斯特上校一起驾车来到了地处罗斯河岛上的国民警卫部队的演习场,此时演习场里已经树立起了活动把子,薇拉在总统的护卫下下了车。
  “哦,我的夫人,真的你想和皮诺斯特司令比试一下枪法吗,如果你觉得好玩的话,那也没关系,那你就把它当做一场游戏好了。任命我可依照本宣读,照样实行,我的美人小乖乖,你就放心吧,皮诺斯特司令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你爱玩的兴趣而已。”
  “那我就放心了,我的小青蛙,我就是爱玩新鲜、爱出风头。满足我做总统夫人的好奇的虚荣心,我们姑娘嘛就是喜欢刺激。亲爱的我说的对吗?!”说着薇拉用性感十足的樱唇,在总统卡里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一股玫瑰花的香甜和薇拉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肉体清香气息,直扑卡里诺总统的嗅觉。真是个艳丽妩媚的香草佳人,卡里诺总统心想。
  “哦,我的小心肝宝贝,您说的很对,妙极了,姑娘女人嘛,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享乐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好奇心而活着的。我的小宝贝、小天鹅,你爱这样玩,就这样玩吧,只要你高兴、满足、尽心就行了!“说着搂着薇拉,对着薇拉清秀滑嫩青春妩媚的脸上使劲地亲吻了一下。
  “比赛开始吧,夫人。“皮诺斯特命令士兵把各种枪械放在了薇拉的面前,供薇拉挑选。自己选择了一把AK—47冲锋枪冲上靶台,对着远处的活动靶瞄准了一下,总统卡里诺和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总统卫队长布巴拉接过士兵们递来的望远镜。
  ”哒哒哒……“皮诺斯特手中的冲锋枪冒出了一连串的子弹,把活动靶打的火星直冒,弹弹射中目标。看得士兵们一个劲地为他们的长官叫好。该轮到薇拉了,卡里诺总统亲自上前为薇拉挑选了一把灵巧秀气的勃朗宁小手枪,上满了子弹,递到了薇拉白皙细嫩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于手中。在近处的靶台上出现了一个固定的胸靶,这是卡里诺总统特意关照的,是为了让毫无打枪经验的薇拉玩的高兴。薇拉瞄准了一下”砰砰“子弹射出,都脱靶飞去了不知什么地方,这让卫队长布巴拉大吃一惊,薇拉满脸不高兴地扔下勃朗宁手枪。
  “真扫兴,让人玩得是什么破烂枪啊?“她朝总统卡里诺翻着白眼。而国民警卫部队司令这下可得意洋洋了起来,斗着胆讽刺、挖苦起薇拉来:
  “哦,夫人阁下,您的枪法真准,颗颗子弹都是冲着情郎心尖尖而去呀!哈哈!“
  “休得无礼!“总统朝着皮诺斯特司令狠狠地瞪着眼,接着心疼着上前扶住蹲在地上假意要哭泣的薇拉: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哎,你们这些姑娘眼泪真多,肚里受不了一点儿委屈。起来吧,起来吧,我让皮诺斯特向你道歉不就行了吗。“
  薇拉,一甩开总统卡里诺的手,假装不服气的样子:
  “我要和他比试,不要他道什么歉,这不好玩,我要他手里的枪玩。“薇拉对这卡里诺总统一股雨后梨花的样子撒着娇,指着皮诺斯特手中的AK—47冲锋枪说着。
  “好吧,好吧,我的小姑奶奶,就依你吧,喂,皮诺斯特你还不快把枪递给夫人呀。“皮诺斯特心里一阵好笑,哈,出尽洋相,还不怕在士兵面前丢丑。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美人姑娘,一副娇滴滴的样子,上上床到蛮不错,亏他们想得出来让她担当什么总统军事顾问,他奶奶的,真是他妈的丢人好笑。皮诺斯特把上满子弹的的AK—47冲锋枪塞到了薇拉的手里,在一旁站着想等着看薇拉出洋相的好戏。薇拉接过冲锋枪,装着不知怎么摆弄。卡里诺总统一把拿过枪来教着薇拉怎么摆弄冲锋枪,薇拉看癫痫要花多少钱学着了一会儿,向卡里诺丢了个媚眼,故意一副高兴的样子:
  “我会玩��,我会玩��,这枪好玩儿,连射连发那才过瘾呢!亲爱的,我,我想要他站到那面去。“薇拉用纤细的玉指朝着皮诺斯特司令一指,”唔,我要嘛…...“对着卡里诺撒着娇。
  “我要他站到那面去嘛。“总统卡里诺和其他人顿时面摆了薇拉的意思,她是要国民卫队司令官上校皮诺斯特站到靶台的靶子前让他作为她的枪靶子。
  “我的天哪,我的小姑奶奶,你不是要他的命吗?!这可是太过分了吧,哦,能不能玩点别的,我的小姑奶奶,就算我求您了!“卡里诺总统对着薇拉喃喃自语道。这可把皮诺斯特司令吓得一大跳,这个姑娘表面平静文雅,内子里真厉害不好对付,真会想点子恶作剧地报复人,想到这里心怦怦直跳,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士兵们更是害怕了起来,吓得簌簌发抖,不知长官会不会来拉上自己代替他做总统夫人的活靶子。
  薇拉,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丝毫没有听从总统卡里诺的劝说,非要国民警卫部队的皮诺斯特司令去当她的活靶子,事情闹成了僵局,这让卡里诺总统左右为难,连连叫苦不迭。这时总统卫队长布巴拉站了出来,在总统卡里诺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总统的脸上露出了笑脸。布巴拉又对薇拉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薇拉笑着点头答应了。接着开来了一辆装甲运兵车,皮诺斯特无可柰何地苦笑着坐到了装甲车里,露出了红色的贝雷帽,头上顶着一个小瓷碗里面盛着水。只见薇拉端起了冲锋枪瞄也没瞄,“哒哒哒哒……“朝着皮诺斯特司令的头顶,射出了一连串的子弹,把那小瓷碗打得粉碎,碗里的水泼洒的皮诺斯特满头满脑都是,吓得他不敢动旦心里直犯嘀咕,傻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到士兵们上来喊他出来时,他才清醒了过来。这次让他和总统卡里诺感到出乎意料之外,薇拉枪枪都命中目标,巧了真是瞎猫碰见死老鼠了,皮诺斯特不服气得想。等到皮诺斯特刚爬出装甲车,薇拉又端起了手中的AK—47冲锋枪对着装甲车上空飞过的一只老鹰”哒哒哒“射出了一连串子弹,把刚专出装甲车的皮诺斯特司令听到薇拉射出的枪声吓得冒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趴在装甲车上不敢动旦。大声朝士兵们喊着:
  “你们这群笨蛋还不快去帮夫人,她的枪走火了,赶快帮夫人把枪关上保险!真是该死的要命啦!“
  “噗愣愣”的一声声响,在皮诺斯特司令官的面前一只鲜血淋漓的老鹰从他的头顶上空掉了下来,冷不防又把皮诺斯特司令官吓得一跳。
  “好枪法,哈呀,真是好枪法呀。“众人啧啧的称赞道。这下可把看得也发呆了,哟,这小姑奶奶的枪法还真不来呢。原来总统卡里诺认为薇拉姑娘只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好玩稀奇,摆弄玩弄一下枪械来满足一个姑娘对军事的好奇性和对权力的虚荣心摆了,就这么回事等到兴趣过了,满足了虚荣心自然就会对此不再感兴趣了。什么总统军事顾问等等只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好玩的一场游戏罢了,只是让她——到手的肥肉心肝宝贝图个快乐高兴,对此只是哄哄这位艳丽妩媚的红颜佳人摆了,并不当一回事。
  但是看了刚才的一幕就觉得这位红颜佳人,还真有那么两把刷子,本领武艺真还不简单呢。当然眼前的这位丫头美人和他那克格勃女郎的本领还真不分上下呢,单从外表来看似乎比他后宫的那位克格勃妃子来说更加稚嫩,其实并不然,也许棋子更胜出一招呢。等惊魂未定的皮诺斯特司令官出了装甲车后,薇拉又对卡里诺总统提出要想去玩玩那装甲运兵车,卡里诺总统也真想看看他的这位新妃子到底有多大的能内,于是满口应承地说:
  “我的可爱的小宝贝,我早就说过了,你现在爱这样玩了,就这样玩了吧,行了嘛。”
  “那好!我喜欢!”说着薇拉放AK—47冲锋枪,健步走向装甲车,进入了装甲车内,随着马达的轰鸣,装甲车缓缓地行驶而去。不一会儿,装甲车拐了个弯高速行驶起癫痫能治好嘛来。在离开目标把子500公尺的距离,装甲运兵车上的机枪朝着靶子射出了一两串的子弹把敌方500米外的活动靶子打得飞快得倒下去了,在场的士兵们发出了一阵惊嘘声。薇拉又驾驶着装甲车停在了总统卡里诺的面前,飞快地出了装甲车站在卡里诺总统面前啪的一声,立正朝着总统调皮地行了个军礼:
  “报告总统阁下,您女兵卫队出击完毕,现在听侯您的吩咐,请您检阅吧。”哦,这薇拉一连串的行动让在场的吃了一惊,干净利落的动作,准确熟练的射击表演。让他们打开了眼界。当然总统也曾领略过克格勃燕子妃子的出色军事表演,但是从熟练准确的程度来说还是薇拉略胜一筹。这时卡里诺总统心里一阵欢喜一阵忧愁,有了另外一个想法,这个想法逐渐在他的脑海里成熟,目前他还不露声色:
  “哦,我的小宝贝贝,真是贵人不露真相呀,看不出我的小宝贝夫人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呀,真让我开了眼界。哈哈!该任命该任命,名副其实呀。各位老兄,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总统卡里诺嬉笑着用眼光打探着底下的三位军事寡头们。
  “我们拥护总统阁下的决定,没什么想说的!”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和总统卫队长布巴拉异口同声地说。只有国民警卫部队司令皮诺斯特一下子还没适应过来,傻愣愣地站在那里,总统卡里诺瞧着他,见他没开口就笑着问他:
  “哦,我的司令长官,也许你还有意见吧?”
  “我没,我没,没意见,总总统阁下,我现在完全拥护赞成,……”皮诺斯特司令反应过来后羞红着脸说。
  国防部长见状来到在总统面前说“可以开始了吗,阁下!”
  “开始吧,伙计!”国防部长卡斯特林手一挥,一名副官,从车里捧着委任状和一套佩有中校军衔的军服、一顶红色的贝雷帽、一枚金合欢花军功章,一个正步来到了总统和国防部长的面前。国防部长拿起了总统任命委任状,接着从一辆军车上下来了军乐队,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一对对士兵排列而出,还从外面开来了一队总统卫队,来到了演习场上。场地上搭建起了临时主席台,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代表总统宣读委任状对薇拉和她的堂兄威斯敏斯特的委任状,总统卡里诺把佩有中校军衔的军装授予了薇拉,同时为她佩戴上了一枚金合欢花军功章。不一会儿薇拉穿着佩有中校军衔的军装英姿飒爽地出现在主席台上,底下总统卫队的官兵们更是欢呼不已。总统卡里诺望着穿着军装头戴着红色的贝雷帽的薇拉—玛丽莎觉得另有一番别样的美女风格,似乎更加艳丽更加吸引男人,更能体现出姑娘青春活力的美丽,如同在总统身边添上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终于下定了决定,要以薇拉为首建立起一支贴身的美女总统卫队,这样既增加了美丽,让他坠落花丛处于美女的包围中遮人眼目,既满足了他日夜高涨的对性的欲望,又好确确实实利用这些武艺高强的美女,给予厚禄特惠待遇让她们死心塌地保卫自己的人身安全真是一举两得的美事。想到这里卡里诺总统望着英姿飒爽的薇拉高兴地笑了起来……
  总统卡里诺回到狮子坡总统府后,要求总统卫队长布巴拉找来了国防部长卡斯特林将军、内务部长库斯特克和警察局长开会。卡里诺询问内务部长和警察局长关于现在他的爱妃玛丽莎的背景情况,内务部长支支吾吾了半天只知道玛丽莎是《法兰西环球新闻时报》记者身份和身高体重三围标准的数据之外其他一无所知。那警察局长更是满头大汗,只有护照上的信息记录之外其他情况也是一无所知,这让卡里诺大为不满。正在卡里诺要大发脾气之际,总统卫队长布巴拉不慌不忙的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来,抡到了总统面前。
  “总统阁下,这是我私下里收集到的玛丽莎的最新历史背景情况和各个时期的玉照。”文件上表明,玛丽莎现年22岁,出生在法国塞纳河畔鲁昂郊外的乡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中学毕业后由于家中贫穷辍学,在一家餐厅打工经常为了不受人欺侮治癫痫病的比较新办法和人打架,爱好武术拳击,精于剑术,从小受其爱好武术的叔父影响,而喜好学武。16岁那年被来餐厅就餐的法国国家黑衣特警队的上校长官看中,以高报酬引诱其加入,经过一年半的特种训练,法国内务部本来准备把玛丽莎这批姑娘培养成总统的贴身警卫,后遭到议会的反对,没有建立,在经过参加一段时间的黑衣特警队的工作后因报酬的原因主动退役,后因其投稿文采斐然被《法兰西环球新闻时报》总编看中,以优厚的报酬录用,为其工作至今。当然后面还附有薇拉各个时期的照片证明和更为详细的背景资料。从资料上卡里诺总统对此很感兴趣,资料说明这个贫穷人家的艳丽姑娘,自己是为了金钱而工作。给予优厚的报酬还怕她不死心塌地为自己服务,这正中卡里诺总统的心怀。为此他在和薇拉的床第之欢中眉开眼笑地给了薇拉百万美元的支票,要她先给家里人改善生活,后面嘛还会有更多的好处,并把自己想建立起一支女子贴身近卫队的想法告诉了薇拉。薇拉顺水推舟表示很赞同,自己会协同“丈夫”尽力尽快地建立起来总统女子卫队,这使卡里诺大喜过望。
  失宠的克格勃后宫妃子感觉到大事不妙,千方百计在后宫中用金钱打探消息,得知薇拉已经开始掌控军队和总统卫队的权利时更是觉得事情的不妙,和对自己的威胁。这个艳丽美貌的玛丽莎小姐凭着她从事克格勃情报工作的敏锐性,感到威胁来自这位神秘目测的女郎,对克格勃不利的威胁,越加逼近深入。她必须通知上级尽快了解弄清楚玛丽莎这个人的背景资料,和她背后的支持者的使命。一个微型无线电发报机发出了危急的指令和协助调查玛丽莎背景十万火急的电报,派送到了克格勃驻非洲的总部。
  不久在克格勃非洲的总部收到了一份来自法国巴黎的资料,更加证实了这场危机的紧迫性,一个追杀玛丽莎的《北极熊行动计划》即将开始实施……
  薇拉已经感觉到威胁的来临和实践的紧迫性,薇拉从潜伏在苏联使馆的内探—妮娜安装在使馆内的窃听器得到了,这一暗杀她的《北极熊行动计划》的内容和苏联正在从近东地区调集克格勃小型快艇,派遣小型携带微型快速战车武器精良的突击队趁着夜色登陆,配合在哪里的克格勃执行《北极熊行动计划》的暗杀计划。
  薇拉得知情况紧急,向法兰西安普森国际冶金矿业公司的董事长,本杰明·安普森发去了暗号:
  “婚礼前的准备都已准备好了,我想马上要结婚。”
  本杰明收到电文后回电说:
  “恭喜,结婚之事是您个人的事,婚姻自由,由你自主。”薇拉得到了肯定。开始和威斯敏斯特先生、布巴拉等,着手下步政变计划的实施。薇拉此时站在总统府的阳台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不远处金合欢花黄金沙滩上的穿着比基尼泳衣和裤衩的在海水里嬉戏玩笑的青年男女姑娘小伙,和远处湛蓝色的大海中的彩色帆船,起伏的山岚的身影,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自己身上的胆子越来越重。在前面绿树成荫的小别墅中有人在唱着舒伯特的《天鹅之歌》中的插曲《小夜曲》,薇拉觉得这歌声好像很熟悉,哦她想起来了,这歌声是作天晚会中的那个女高音歌唱家在练习歌喉呢:
  我的歌声穿过黑夜,
  向你轻轻地飞去。
  在这幽静的小树林里,
  我的爱人,我等待你!
  皎洁月光照耀大地,
  树梢在耳语,没有人来打扰我们,
  亲爱的你别顾虑……
  优美的歌声使薇拉想起英俊潇洒的港警李家伟的音容笑貌来。他真的现在还会爱上自己吗……还有离世了得前男友年轻英俊的鲁道夫……亲爱的你别顾虑歌词唱的明明白白薇拉想,可现实会这样呢,这一切还是个谜……
  发稿於2011年9月1日星期四,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预告,第十三章港警李家伟先生的紧急行动(待续)

© zw.gblji.com  掩卷思想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